绵阳股票配资网www.qk26834.cn 走出去智库:印尼放松防控疫情恶化 促电商交易量激增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7-05 13:51:27 字体:[ ]
印尼国家银行(BI)调查显示,印尼消费者信心指数IKK(该指数大于100表明消费者对国内经济前景感到乐观,反之感到悲观)5月份已跌至77.8,为近15年来最低水平。

  正 文

  文/李德春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法专业、

  伦敦大学学院公共政策专业硕士研究生

  东南亚数字经济联合课题组成员

  当前,新冠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与下行风险,印尼作为世界上第四人口大国的发展中国家,疫情对该国政府的治理能力提出了挑战。亚洲开发银行(ADB)预计2020年印尼经济将收缩1.0%。由于产能降低、需求疲软,印尼进出口均大幅下降。中国已成为投资东南亚科技创新企业的第一大外资来源国。截至5月底,印尼接受过新冠病毒测试的公民比例约为百万分之1100,是世界上测试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同时印尼基础设施建设较为落后,城市规划欠佳,雅加达地区交通堵塞问题严重。印尼网上商城Blibli的报告也显示,该平台杂货、日用品的销售出现了明显增长,同时随着印尼居民逐渐适应“宅生活”,厨具、电子游戏以及健身器材的销量也有明显增加。尽管印尼总统佐科上任以来一直大力发展基建,但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物流问题依然会制约电子商务在印尼全境的发展。5月底,任职于印尼国家疫情防控组的医疗应急响应专家科罗纳·林塔万博士辞职,他表示印尼放松防控措施为时过早,并认为佐科总统推行的“新常态”政策会是一场“灾难”。印尼鹰航开始发展货运业务,推出了KirimAja,为普通用户及中小型企业提供可靠的空运服务。在印尼经济整体下滑的背景下,印尼的电子商务平台运转状况良好,在线支付与“无接触经济”被越来越多的印尼商家、消费者所认可。

  (二)印尼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落后。截至5月份,印尼国家财政收入为664.3万亿卢比(约合474.1亿美元),同比下降9%,税收收入同比下降10.8%,为444.6万亿卢比。尽管受疫情影响,印尼整体经济表现堪忧,但印尼电商却依旧蓬勃发展,展现出如下新态势:

  (一)印尼电商平台交易量、访问量大幅上升,越来越多的印尼消费者选择通过电商平台购买日用品。与同地区的马来西亚泰国相比,印尼的网络渗透率依然较低,大数据处理能力较弱。印尼财政部长Sri Mulyani Indrawati于6月3日表示,预计2020年印尼预算赤字将达到印尼GDP的6.34%,高于5月预计的6.27%和3月底预计的5.01%,而相应的印尼防疫预算从3月份的405.1万卢比上升到了677.2万卢比(约480亿美元)。消费者也越来越多地转向了线上商城购物,以进行“社交隔离”。Facebook子公司WhatsAPP的首席运营官Matt Idema也在Facebook投资Gojek后表示:Gojek、Facebook和WhatsApp之间的合作致力于“帮助数百万微型及中小型企业及其客户更好地融入印尼数字经济社区”。但随着市场的发展和细分绵阳股票配资网www.qk26834.cn,B2B在线零售也在逐渐发展绵阳股票配资网www.qk26834.cn,处于新兴阶段。同时绵阳股票配资网www.qk26834.cn,印尼经济今年受疫情的打击也会比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小,印尼市场仍旧值得中资企业关注。

  (二)疫情促使印尼中小型企业积极参与电子商务活动。

  风险与机遇往往相伴而生。但在短期内,随着印尼数字经济发展,预计印尼信息技术人才的缺口还会不断扩大。2018年《全球物流绩效指数报告》中,印尼物流绩效指数得分3.15,低于泰国(3.41)、马来西亚(3.22)和越南(3.27)。受疫情影响以及大规模社交隔离(PSBB)政策影响,雅加达大量购物中心以及零售商减少了其运营时间,改用在线方式运营,或者完全暂停了其商业活动。而在去年,Stoqo还在为大雅加达地区数万家小B商家供货,业务增长了七倍。受疫情影响,印尼中小型企业的销售额在4月底同比下降了57%。2020年3月BRI Mobile(印尼国家银行数字版)的客户交易量相对1月上涨了61%。尽管疫情在印尼消费者群体中“推广”了电商平台,部分印尼电商平台因线下交易转至线上而交易量大幅上升,但疫情依然为印尼电商的发展带来了如下风险:

  (一)受疫情影响,印尼整体国家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目前印尼数字支付市场同时存在十几个数字钱包,许多大型电商平台、国有银行、电信运营商等都有自己专属的电子钱包,并且彼此不兼容,移动支付市场较为割裂,这为电商平台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的挑战。Tokopedia也推出了“视频带货”(Tokopedia Play)以及“一键下单”(Direct Buy)等功能帮助中小企业在线上继续运营,并为用户购物提供便利。Grab推出了Grab Merchant服务,以帮助中小企业管理在线采购商品、发布广告管理等在线业务。

。世界银行在2018年的研究预测,2015到2030年期间,印尼数字领域的人才缺口可能达到900万。虽然印尼数字经济起步较晚,但其人口基数大,青年人口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电子商务发展前景广阔,此次疫情更是促使许多印尼中小型企业拥抱数字经济,这为中资企业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针对上述新冠疫情所带来的机遇与风险,建议中资企业:

  (一)通过投资的方式积极进入印尼电商市场。

  三、印尼电商产业快速发展的限制因素

  除了疫情为印尼电商发展造成的风险以外,印尼电商行业还存在一些长期以来持续存在的限制因素,虽然随着印尼数字经济环境的不断发展,其中某些因素有趋缓的态势,但以下大部分因素可能在长期掣肘印尼电商行业的快速发展。Parcel Perform和iPrice Group的调查显示,电商受到的投诉中71.3%与快递物流有关,印尼平均货运时间为3.8天,28.9%的消费者对印尼的物流速度“极为不满”。

  2、印尼面积广阔,且属于群岛国家,由17000多座岛屿组成,岛屿间交通并不便利。电商平台Bukalapak联合创始人Fajrin Rasyid表示,该电商平台交易量自新冠疫情以后“激增”。

  (三)关注B2B电商业务。目前印尼在线电商竞争主要停留在个体消费者市场阶段,B2C和C2C是印尼电商市场主导的商业模式。目前,印尼新冠病毒日检测量小于20000次,不足以进行充分的流行病学分析。面对印尼云处理能力不足的问题,阿里云(印尼)于6月10日在印尼推出了实时仓储服务AnalyticsDB,为印尼企业提供了更强的数据处理追踪能力以帮助印尼企业数字化。其次,中印尼两国法律法规、市场状况、文化宗教习惯差异较大,中国企业如果直接于印尼市场建立业务可能很难迅速适应本地化。因此最好与可以更好理解当地用户与监管体系的本土公司合作,通过投资的方式进入印尼电商市场。长期而言,印尼数字经济形势向好,而中小型企业在印尼经济中占比超过一半,部分受到疫情暂时冲击的中小型创业公司在未来印尼经济恢复运行后可能会有较好的发展前景,中资企业可以关注并进行投资,或者注意填补它们倒闭后在市场上所产生的“生态位”。中国的数字经济企业应用“数字抗疫”技术获得了良好效果,其中的经验、教训也将进一步带动东盟各国在抗击疫情的同时以数字转型助力经济发展。阿里云(印尼)的技术部门负责人Max Maiden Dasuki表示,由于新冠疫情流行,印尼对大数据处理能力及数字化的需求正在上升。

  (四)疫情冲击下,印尼公司业务转型,注重为中小型电商提供产品交付服务。例如,由麦肯锡公司前合伙人Aswin Andrison及亚马逊的前软件开发工程师Angky William于2017年创立的、旨在连接产地农户与小型餐厅的Stoqo,于4月底倒闭。在过去较长一段时间内,现金返利是印尼移动支付平台吸引印尼消费者的主要手段。疫情期间,尽管Bukalapak、Tokopedia等传统电商平台运行良好,但GoJek和Grab等以网约车起家,经营范围较广的互联网公司则受到了较大负面影响。疫情对印尼经济造成了较大的打击,印尼财政部长Sri Mulyani Indrawati近日表示,印尼第二季度经济预计同比萎缩3.1%,这将是自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印尼经济最差季度表现。同时许多岛屿地形崎岖复杂,难以修建机场,公路铁路的修建和维护成本亦较高,这致使印尼物流运输耗时长、效率低、成本高,偏远地区电商货物交付较为困难。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在线零售市场,谷歌和淡马锡的研究显示,2019年印尼在线零售GMV为209亿美元,占整个东南亚在线零售市场的54.71%,预计到2025年,印尼在线零售市场规模将达到820亿美元。印尼人力部长表示如果疫情持续,最终可能有523万人因疫情失业。

  一、疫情为印尼电商带来的新机遇

  截至2020年6月30日,印尼新冠累计确诊病例已达56385例,死亡2876例。随着小中企业逐渐步入印尼电子商务领域,印尼现有的数字基建可能难以满足印尼商户、客户的需求。

  (二)关注中小型电商。

  (三)印尼消费者对于电子支付认可度提升,网上银行交易量激增。

  四、中资企业涉足印尼电商市场的建议

  疫情改变了印尼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使印尼中小型企业开始关注电子商务,但冲击了印尼的整体经济,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出现需求疲软、消费低迷的现象。印尼人力部数据显示,截至5月27日,印尼已有超过179万人因疫情失业。印尼统计局(BPS)数据显示,印尼5月份出口同比下降28.95%至105.3亿美元,进口同比下降42.2%至84.4亿美元,为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Grab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Anthony Tan近日宣布将裁员360人(Grab总员工数的5%),以应对新冠疫情的长期风险。截至目前为止,2020年数字平台金融交易量达到了3.93亿笔。

  (三)尽管印尼已经逐步放松防疫措施,但疫情仍旧严重,并有恶化风险。目前印尼数字支付市场不统一,Jakpat调查显示,尽管Go-Pay、OVO是印尼最主要的数字钱包工具,但在近三月内使用过该数字钱包的消费者也仅有62.3%和35.0%,没有“全民通用”的数字钱包。大量有着较为成功运营模式,但因疫情而运营不佳,甚至倒闭的公司为中资企业提供了进入印尼B2B电商市场的机会。曼迪利银行首席执行官Royke Tumillar表示,疫情之后,预计未来客户与银行之间的互动将会减少,因此银行业必须积极开发移动支付技术以满足客户的需求。印尼面积广阔,且属于群岛国家,由17000多座岛屿组成,岛屿间交通并不便利。面对线下销售额大幅下降的困境,许多中小型企业将目光转向了线上,而印尼政府及大型企业也在积极帮助印尼中小型企业转型。例如印尼特色咖啡初创公司Fore Coffee因疫情关闭了约20家门店,而印尼经济酒店初创公司Airy则于5月底永久停止运营。据悉,目前许多印尼互联网公司选择将软件设计工作外包给中国或者印尼软件工程师,以解决本地人才不足的问题。

  3、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在线零售市场,2019年印尼在线零售GMV为209亿美元,占整个东南亚在线零售市场的54.71%。尽管如此印尼仍有许多一度被看好的初创公司经营不佳,甚至永久关闭。同时,在疫情期间,电子支付量也有所上升。印尼国家银行(BNI)的数字交易量在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了31%。

  为支持中国企业在疫情下借助“数字丝绸之路”在东盟各国顺利地开展投资贸易,北京大学东盟国家研究中心与走出去智库(CGGT)组成“东南亚数字经济联合课题组”,通过观察各领域的动态,分析事件成因、预测其影响,希望为相关方提供一个聚焦东南亚数字经济的趋利避害机制。印尼最大私有银行中亚银行(Bank Central Asia)2019年的网上交易额到达了2.28万亿美元,占该银行总交易额的45%以上,网上交易额几乎与其线下交易额相等。

  东南亚作为“数字丝绸之路”核心区,中国数字经济企业多年来积极投资布局,复制和推广本土成功经验。亚洲开发银行预测,虽然印尼经济在2020年会有所下滑,但预计在2021年会有5.3%的增幅。然而,印尼政府在抗疫方面的表现不尽人意,该国是东南亚死亡人数和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其经济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在其网约车业务受到严重影响的背景下,Grab宣布将会扩展其日用品与食品配送服务GrabMart业务,与超过3000家商铺合作,加快杂货、日用品、食品的交付以满足因疫情而居家的顾客的需求。EastVentures发布的2020印尼数字竞争力指数(EV-DCI)报告也认为,印尼数字人才短缺问题严重,而印尼的高等教育无法有效的培养IT人才是印尼技术人才短缺的主要原因。这致使印尼物流运输耗时长、效率低、成本高,偏远地区电商货物交付较为困难。虽然印尼消费者对于移动支付的认可度有所提高,但印尼移动支付的普及率依然相对较低。印尼最大国有银行曼迪利银行(BankMandiri)网上银行交易量也在攀升。

  (二)与经济疲软相伴的是印尼失业率飙升,消费者信心严重下降。“数字丝绸之路”建设以各国跨境电商合作发展为龙头,引领各国数字基础设施、金融和物流体系的协同建设,是拉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社会经济数字化转型的新引擎。Ipsos的报告还指出,以促销折扣为主要原因选择使用电子钱包的消费者仅有23%,这说明电子钱包作为现金支付的替代品开始逐渐为印尼消费者所接受。根据疫情前的调查显示,印尼互联网用户中使用数字钱包的不到一半,而印尼电商客户更倾向于“货到付款”的交易模式,这提高了电商交易的成本,对电商普及不利。而今年印尼市场调研公司Ipsos的最新报告显示,68%的印尼消费者使用电子支付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其“便利性”,还有部分消费者出于安全考虑选择电子钱包,即使手机丢失,数字钱包内的资金依然有密码的保护而不易丢失。

  二、疫情为印尼电商的持续发展造成了诸多风险

  疫情对于印尼经济负面影响巨大,同时打击了供给端与需求端。而一些“新兴”B2B零售商却未能度过疫情带来的经济寒冬。目前印尼政府正在通过发放政府奖学金(DTS数字人才奖学金),与本地大学及互联网公司合作等方式培养数字人才。虽然印尼雅加达等大城市互联网覆盖率较高,但印尼互联网用户主要集中在用户端而非商户端,印尼中小型企业大多以实体运营为主。

  (一)印尼地理环境较为复杂,物流成本高。随着印尼数字经济及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印尼数字人才的需求将会大幅提高。当前,各国疫情防控的常态化已成必然。

  要 点

  1、虽然印尼雅加达等大城市互联网覆盖率较高,但印尼互联网用户主要集中在用户端而非商户端,印尼中小型企业大多以实体运营为主。

  (三)印尼信息技术人才短缺。印尼市场研究机构Jakpat的2018年印尼数字钱包使用行为调查报告显示,印尼消费者使用电子钱包的主要原因是电子支付平台经常向用户提供消费返现与商品折扣。2016年印尼政府研究开发预算为25.81亿印尼盾,仅占GDP比重的0.21%,人均信息技术通信技术支出明显落后于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

  (四)现金支付意识较为薄弱,数字支付市场不统一。首先,尽管目前印尼经济受疫情影响较大,但长期看来印尼仍然有巨大的潜力。今天,我们刊发关于印度尼西亚电子商务方面的分析文章供读者参阅。新冠背景下印尼政府更加注重印尼中小企业的数字化,印尼政府与Lazada、Tokopedia、Bukalapak等各大电商合作,希望在今年内使两百万中小企业实现数字化,并在疫情期间帮助中小型企业维持业务。印尼培养数字人才的速度较慢,咨询公司A.T. Kearney的统计数据显示,印尼每年平均每百万人只能产生278名软件工程师,而马来西亚和泰国平均每百万人每年能产生超过1000名软件工程师

打火锅,做“吃播”,网络连麦互动……4月1日晚,广西桂平市委副书记、市长陈锦秀走进“携手助农”直播间,变身“带货主播”,为扶贫农产品代言,助力桂平市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桂平福味,开展网络 “云”销售,为广大网友推介桂平本地特色农副产品。

原标题:瑞达期货:期债低开高走,继续小幅回升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随机新闻

友情链接及相关站点

Powered by 宝鸡股票配资网www.22400710.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8-2028 官方平台 版权所有